文水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2021-2-20 13:21:19 | 查看: 1| 回复: 1
前序
  以舞剧《魂系仙境》始末为线索,讲述了那个年代那帮年轻人的故事……
  作者:bin
  他们,年轻的那一帮人,就像彗星划过21世纪的音乐军团的人,都和【半导体·周报】ADI指引下游工业 通讯 汽车领域复苏,持续关注8寸产业链 先进制程创新永不眠音协会息息相关,扯不断理还乱........
  还有比他们凑到一起更精彩的吗?
  冰,那只误闯乌兰巴图得小鹿,轻越栅栏,用记忆诠释所有。
  一个二十五岁,一个二十三岁,一个又是二十四岁,冰那年也是二十四岁。那只小鹿绕着栅栏转过一周,舔舔身上的伤口,不舍得离开了那里,不时的回头留恋乌兰巴图栅栏里的帐篷,物事人已非,欲语泪先流---白色记录成长的帐篷还在,人早已散去……
  冰小冰 为爱的人毁掉脸、被拐卖至精神崩溃是怎样的体验。
  张不一 寻求金字塔上的真爱,却在纯真中沦陷,山东汉子跟随舞剧成长中,奉献了无悔的青春。
  尚正树 抑郁王子小狼尚正树,灰麻麻麻的人生就像家里的墙壁一样灰麻麻的,好哥哥、好学生、好男友人设。
  温雅博 遇到了抑郁王子,像母亲一样感化了爱情。
  张昊明 舞剧的创作伊始,父亲的爱超越一切。
  林向东: 故事中最幸运的人,拥有最优秀的两个学生。
  尚应仁: 为事业不惜一切,最后在狱中面壁思过。
  尚正树: “叶子是爱着风的,
  爱着风,
  是因为爱风的自由,
  像母亲一样。”
  冰小冰:“我对你的爱像风信子一样
  清新自然
  想你的时候
  就朝着风信子的方向生长”
  张不一:“用我们的汗水浇灌春水
  用我们的热情化成河
  我们对魂系仙境的爱永流不息
  让魂剧重新登上历史的舞台
  让那一年的青春再次绽开
  这就是我们魂剧一代人的
  无悔的选择!”
  “君子豹变,其文蔚也,君在我心,其蔚金也”
  张昊明:“父亲就是一条趟过岁月的河,再艰难也要努力让河里的鱼儿快乐的游”
  林向东 “家是每个人生存的根基,任何时候都不能轻言放弃”
  温雅博 “我会为你做那片永不调谢的叶子,永远的爱着风,就让心吻走你所有的伤痛,岁月静好,我希望你也能在天堂里一切安好。”
  冰小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浩瀚人海,诱惑不穷,唯有和光月尘,于时舒卷,戢鳞藏翼,思属风云”
  故事纯属虚构
  故事片段:
  火车上,冰昏昏欲睡中,刺痛内心深处的声音响起“下一站蓬莱,请下车的旅客做好准备”
  蓬莱!
  梦结束和噩梦开始的地方!
  不由的心抽紧了,痛,感觉整个车厢摇晃的厉害,甚至要颠覆!蓬莱海边,那条银白绿葱长裙早在逃亡中破烂不堪,虚弱的身躯拖着赤着的冷到穿心的脚、疲惫的喘息,那腿纤细的要断!每一步都拖着重锤铁链,渤海湾的女神也听见女孩子的哭泣,从地狱中逃脱出来的那个女孩子用尽了力气才来这里的,是爱着的心在支撑,是寻找记忆的心呐!
  那颗心是炙热的,可以抵挡一切。
  蓬莱的海依旧,却不再蔚蓝,灰黑灰黑的一望无际,就像心脏的支离破碎。
  那涛声那呼啸声,将记忆掀起又摔得粉碎!痛苦的瞬间上演,
  曾经,遇见的啊
  曾经,喜欢的啊
  曾经,深爱过的
  都被这无情的白浪吞嗤!
  张不一就在二百米外的剧院里。
  而我们的冰却在生与死里挣扎、徘徊,
  她想跳进去, 把一切都结束,当无情的潮咆哮激来,他胆怯了退缩了,那不见底的汪洋,那遥远深邃中的黑暗,让她颤抖起来,干脆用更加凶悍的潮涌般的哭泣来掩盖。
  我站在他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二百米,却是一个人生死的距离!
  林中的迷途中,利剑穿心的小鹿觉得自己还有口力气,也是用这最后的喘息奔跑起来,穿越迷途,奔向梦开始的地方…..
  跑着跑着,疲惫和痛楚突然的消散,她看到远方的深邃里,有希望的光芒,渤海湾的女神在朝她招手。
  “来,孩子,到我这里来”
  “请提给我一条裙子吧,我要漂亮的去见女神”
  果真,崭新银白及裸,胸前波浪纹敞领、银灰刺绣、颈部线条和气场烘托的更加完美。
  长裙子重新飘起来了!忽然间神清气爽,竟有了力气加速度,穿过静的空,狂的风,向着蓬莱阁的方向跑起来!
  冰趟进零下几度的潮里,急切的奔向女神,那里是神的国度!终于可以释放可以解脱了!
  快乐在小脸上飘荡,
  当身心俱焚,当梦重新开始的时候,她抓住了女神的手.
  可以永远留在这里呀
  海的深处,有一条银白被慢慢吞嗤。
  片段二
  贪睡的冰揉揉眼睛,才发现手机里的信息“办公室开会”
  飞奔会议室,只有半敞的门在忽闪,爱的感应总经理在排练室!拎起碎花裙角,羽绒大衣还披在肩上。小白鞋在剧院的台阶上飞奔,索爱的台阶上,通往二楼的阶梯上留下清脆的脚步声,那个小清新,一心想追到总经理黑炭那里,冥冥中预感到什么,连呼吸都急促“快、快点,再快点偷偷的求着,她希望能及时赶上去,能赶在最后一刻站到那个高大威猛的背的后面,再全身心剖析一次至亲至爱的演员们,艰苦岁月流的汗,投入最真挚的情感,诚挚的眼神,是冰不曾遇见过的,最完美最神圣的,梦一般的风景,也许,那就是个梦!
  “快点,再快点”
  驻足二楼门口的那一刻,门开了。
  是一身宽大威猛的黑西装,可以容装世界的最具安全感的黑西装。再也没有能超越他的人了。
  梦幻中麋鹿沮丧,失望,拎着的裙角也在哭泣。
  那个男人出来了。
  颓废不堪的面庞,眉间锁拧,厚厚的唇铁青,不再修葺的唇须浓重,颧骨在突兀,因为面颊凹陷的不顾,神采不同往前。
  那个男人的酸楚触到小鹿眸瞳,痛彻心扉。
  面前的,是最喜欢的,最不能说出的,最最最难以割舍的,无言的爱。
  好像一切梦幻都似一缕青烟,无声的飘散,飘散。
  小鹿手里的裙角滑落,和白白的平底鞋连接,轻喘着的呼吸,也在散落,清澈见底的杂色碎花包裹清纯的躯体,那是爱的颜色!
  空气,死一般的沉寂!小麋鹿迷失在爱的森林里。
  麋鹿双瞳澈水,她多么想扑过去抱住那个男人对他说“我喜欢你”
  可是她的脚步没有挪动,嘴没有张离,默默地默默地,深情与张不一。
  她在等待着。
  “哦,回头去陈那里拿你那一份去吧…….”
  那是最后的言语。
  “我…….”小鹿面无颜色。
  那个黑西装的男人毅然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是难以抗拒内心的那份不舍吗?
  “he…….”小鹿在呼吸,渲染着寂静的空气,她迷失了回家的路。
  高猛的黑西装大踏步的向前迈去,整个世界因此昏暗,那是黑白颜色,
  黑白世界,爱不舍的颜色。
  “我喜欢你,张不一!”
  “he…….” 小鹿在呼吸,渲染着寂静的空气,她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小鹿细语,而那个男人再也没听到过,他已经走远了,留下小麋鹿在黑白世界里,绝望的守候灰蒙蒙的孤独。
  惶恐、不安、寻觅、恍恍惚惚,那一片的森林草地,全是黑白颜色。
  黑白世界,就是我爱你的颜色。
  注定,梦想没有实现。
  因为爱,再也没有机会勾勒颜色!
  就让爱,遗失在黑白世界。
  片段三
  冰喜欢坐公车去北华联。
  镜头里一个高大的侧脸影在公车上浏览郊外的风景。深蓝卫衣帽扣在头上,只看到高挺的鼻。
  冰喜欢跑到楼顶上吹记忆的风
  长岛的月牙滩上,经常有个宽宽的背喜欢在余晖落寞中陪伴大海,大海也陪伴着他孤独的想念。海螺轻触嘴边,清扬的旋律婉婉转转,快乐的奔跑到海里,飞向远方,飞向心中那爱的地方。
  海螺小小的浅浅的,却能激起无限的思念,螺声柔情,是多少的思多少的念,
  “咯咯咯……..让我听听让我听听”
  冰调皮的凑到张不一跟前倾听那微弱的海螺声“很好听”
  “给我吹,给我吹”刁蛮的抢夺手中,竟然也出声音,
  “不错,继续”
  那里是冰刁蛮,分明是张不一在谦让啊
  冰开心的吹着,张不一以哨伴奏,两个人再孤寂的海边快乐徜徉着,快乐呗吹的很远很远。
  “你可定是董事长的准女婿!”
  “哈哈你可爱!”
  冰手上的纸条“通知我马上开会”一百个懵懂
  那个男人悄然指指背后的琳达,抬起腕表
  恍然大悟的冰脱口而出“政府的会议要您参加”
  ……
  “呵呵,”
  张不一笑了。螺号四处飞扬,临走时告诉张不一“我要飞到冰那里去”
  “好哇,快去”
  “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请帮我告诉她,当你沉睡,我会在梦里回到你身边,躺入枕边,陪你一起梦魇…..
  若你要哭,我会递上纸巾,会抱住你告诉你“有我呢不要害怕”
  当夜晚来临,是想你最最最的时间。
  想念,缠绕万千,让人窒息。
  我喜欢在这无人的海边,
  逃避身边给予爱的人
  思念又是思念,全是不能言语的痛。
  我难过,因为不能回到你身边。
  我想你,冰小冰。
  因为爱着,所以痛着…..”
  背的影子在快乐的吹
  一双赤着的脚迈在冰冷的石上,玫紫色的她好冷好冷,她知道,那个深爱着的男人在想别人,她懂得,无时不刻能感受到的,
  “咳咳…”她抱着自己
  那个男人还在吹
  “咳咳….”她抱紧了自己
  那个男人还在吹,他已经忘了整个世界,只记得冰小冰。

  片段四
  温雅博看这树“咯咯咯……”
  “我喜欢去了解你这个男人,有意思而不愿向人敞开心扉的男人。我,愿意做你的倾听者”
  树“我喜欢用心去爱你这女人,你那里有母亲一样的爱,舒服而温暖,是你,拯救了孤独,让孤独对爱,亲密无间!”
  “我有吗?”温雅博仰起头
  “你,驱赶了严寒,融化了,我的执念”
  温雅博是上天派来安抚小浪尚正树的女神,她给了树最完美的爱,女人和母亲。要不然,世界就要被冷郁暴怒的小狼掀翻啦!
  片段五
  “蓝是它的本意,而白才是它真正的含义。就像这个世界,正因为有了你们、我们,才有了纷扰和喧杂,徐志摩不也认为,这是个懦怯的世界。好多的无能为力和无可奈何,与其顽抗,不如低调至化作一粒尘埃,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你说的乡野可是指农村?市可是城市?”
  “对吧”
  市,或为市井,也不一定是城市。她的误解,他并没有急于辩解。
  不想她太尴尬。
  “可我好像喜欢乡野。那里有外婆。土味浓厚的乡间虽有些落破,但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不好吗?难道你喜欢城市?”
  “嗯”
  “哪个?”
  “北京”
  “仅仅因为是首都?”
  “莫信蓬莱风浪隔,垂天自有扶摇力,对梅花,一夜相思,无消息……..”
  “好悲凉的诗句,可惜听不太懂呢”冰撅起小嘴,“我怎么木有听说过?”
  “呵呵,”看冰小冰一脸的天真烂漫,微笑起来,同样也庆幸这个姑娘他听不懂,因为爱的牢笼里的那个尤物,她就在北京。他深深的爱过她,爱的很深很深………
  “听说你是蓬莱人,是吗?”
  “呵呵,地道的蓬莱先生,农村人”
  “农村?”
  “是的!”面朝大海,若有所思,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还藏着更多更多的神秘……..
  “冷吗?”他折身过来,扫过我肩,以极其啥啥的口吻问我。
  “嗯?”冷不丁的被他一问,真有些出乎意料,不过还真感觉到寒意,不由得抱紧双臂。只因太羞怯也只好答说“不冷的。”
  心却是暖的。
  他没再说什么,只是褪下自己外衣,罩在了那个女孩子的崭新的裙子上。
  蓝外衣贴身,我这里又是一阵温热!
  “那你呢”我不忍心黑炭只毛衫一件。
  “我习惯了”张不一无所谓的回答,冰好像信了,其实冰有些舍不得脱下来,不光身体,内心也感受到了关怀的温度。
  “好吧,你看左边,那是蓬莱阁,始建于宋朝,素有”人间仙境”著称,有“八仙过海”的传说和“海市蜃楼”的奇观,舞剧《魂系仙境》也由此而来,对面就是长岛,有海上仙境之称,由32个岛屿组成,景点颇多,有时间我带你转转…….”
  “有时间我带你转转”她最崇拜的主演宋飞这么长时间也没吐过半个“带你转转”字眼,而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竟然不经意的说了出来,好温暖啊。
  估计这话是张不一随口而出,也发自内的,可是在后来的字典里没有实现过,最让冰幸福的恐怕是那些华联的盒子,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后发生的事。男人总是那么的轻易许诺而又无法实现,还找来各种的借口。可能那就是男人们的天性吧。
  一个说的乐此不疲,一个顺指遥看,远远的电影镜头里,高高的卡其色针织,白色的衬衫领,还有黑的肤守护小小的橘红。
  而我,受宠若惊之余,美滋滋的享受他的关呵,偷偷藏起一点点。秋的夜浑黑,而他在的身边,我的世界依旧通明!
  于他们更远一些的地方,还是那片海,只是越发的深邃、含蓄、深沉。 那些看不到的地方,恐怕是某些人的感伤、期盼和向往,专属于那个男人的,想要却总也要不到的-----心高为哪般!
  应该是冰小冰的出现扳正了这颗法国梧桐。
  人生的追求有时候是能改变的。
  因为,我比想象中更爱你。
  那一晚, 天边真的有好多的星,
  那一晚,我承认了你的存在。
  片段六
  张不一在做到公司董事一个月后,忽然找到张昊明
  “请您接替我的位子吧”历史上都是子承父业,只有这会是老子顶替儿子
  “儿子,要走也要给个合适的理由”
  “和冰一起山东!”
  “回老家?”
  “对!种地、养家、看孩子!”
  张昊明无语。拒绝
  冰找到张昊明“张不一向往简单的生活,山东是家乡也是个美丽的地方,此生和他呆在那里远离尘世嘈杂、争执,这也是我向往的。北京太过于繁华、太多的沉浮,他的层次越高,心就会越高,一开始他就是个追求完美的、高品位的男人,您让他继续留在这”那呆子听见说都与他,他就满心欢喜,一毂辘爬将起来,套上衣服,就和行者走路里,只能让他膨胀。再说,周围能玩心计的优秀女人太多!我怕有朝一日他会受伤害。爸爸,请您理解我的苦衷。您辛苦了!”冰小冰紧握住张昊明得手哀求到
  “在琳达那里平静的日子,已经让他高高在上的心得到平抚,最落魄之时种植花卉让他的失措愧疚的心灵得到救赎,何必又再起波澜,再次推他到云端,如果再次失败,对他来说将是终身的伤害!爸爸,求您了!让我们走吧!前一次魂剧转让公司破产依然打碎他的心。他喜欢上了平静的生活,您就放手让他去吧。他的内心也很脆弱。不想他再经历任何挫折。求您了爸爸!您久经生意场,身经百战,历经沧桑,董事长的位子非您莫属!张不一超然尘世间,就别让他再出现于世人前。这对他来说也是种爱!”
  爱分很多种
  尤其是父爱
  不一定是要在云端
  即使隐匿乡间
  不再经受失落感
  那也叫做爱!
  爱及无痕
  等待你的时间,潮涨潮落
  等待你的心,被风吹散
  爱及无痕
  等待你的时间,潮涨潮落
  等待你的心,被风吹散
  痛爱着时间,所以他不愿意流走
  宋飞:冰对我的不是喜欢只是崇拜,是我盗窃了她的善良。作为主演,我推掉自己的戏,魂系仙境的首场演出,我会全力以赴!

  “儿子,你看你衣服都开裂了”
  “哦,没关系回家自己缝一下就好”
  “来,脱下来,”
  “你这是?”
  “你脱下来就是”
  张不一极不情愿,顺手扔给他
  张昊明,中国商业协会会长,满足的接过不一手中衣物,做在台灯下缝补起来,一针一线错落有致,胳膊一扬一顿间都满载着父爱!张不一看到了妈妈的影子,小时候妈妈经常再昏暗烛光下给自己缝书包呢!
  “爸!原谅我以前那么对您!”
  “孩子,没事!爸这二十几年的打拼都是为了你呀!”
  “爸,我懂了!”
  父爱大无边,世上最伟大的人,是爹!是爹!
  片段七
  大桥边上,夜深过半,冬的寒压过秋的萧条,而今儿的冬,最无情。
  石栏杆上,两个醉汉被一只胳膊按的死死的,他们五花大绑着,胶条封了口,根本动弹不得。因为光线太暗,根本看不清将自己挤到这里的那个人是谁,却认得眼前明晃晃的刀子。
  “你们这两个家伙要怎样?喂鱼?不说话,那好吧,先阉,再喂鱼!”
  说着,刃尖直向下戳去。
  “啊!……啊!…..”
  此时的疼痛远远赶超将冰小冰扔向仓库的成就感,当初嘚瑟的不知如何是好,一个冰小冰可以换十万!可现在多少个十万也抵消不掉下半身的痛!滋吧一声过后,一股股的黑血顺着裤裆往下淌,那种摧心剖肝、活脱脱剥肤般的折躏,真叫一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双手捆绑着,嘴被封着,却不得不跳来跳去,用力撞击石灰栏杆,来抵消此时的苦不堪言!情愿头被撞”绣桔道:“你不知我们这屋里是没礼的,谁爱来就来烂!
  揪起两个乱窜的蛆杠在栏杆上。
  “去死吧!”
  用力把他们一推,只听得“咕咚”,几声“咕嘟咕嘟”之后便没了声响。
  啪!一点星火,在寂静的漆黑里砰然腾空,就那么一点,可以映照出多半个男人的脸,昏黄黑瘦,窄而细长。微张的眼睑单薄如一,唇边燃起的,还夹杂在黑皮手套里的烟的灰想要溅落。但他从容不迫,无名指上来轻弹了去,而星火却分外兴奋!一边蹦跳闪耀着火星子,一边噼里啪啦的争先掉落,最让它按耐不住的是,今儿燃起的可是捍卫亲情的焰火!身后无情的江水努力吞嗤两具尸体,在星火还没完全消逝的时候继续翻腾,迅速裹卷着那两个家伙。
  星火愈加微弱,半张脸依然愁容满面,他的妹妹有痛苦他也不快乐,那片火海也是在此时的脑海里燃烧起来的。
  郊外那排平房外,远处泊来一辆现代。
  大哥脑门儿崩裂,两个醉鬼被一个男人拉了出来,确切的是揪!砰!俩醉鬼被关进现代后备箱里。房子,血、大哥,都淋过汽油,包括那批军火。
  当初酒吧里拉张不一的时候,是兄弟间的正确打开方式,对于这两个,倒想起大江里的鱼!
  几秒过后,从漫天大火里走出一个黑皮夹克,今夜,外围巨震!黑皮裤的男人,他的黑军靴迈的豪迈帅气!军火只选其一塞进后衣兜,其余全葬身于火海。火光冲天,但他依旧有条不紊的走了出来。拉出车厢里的醉鬼扔地上。拳头的力量无穷无尽,修长的双腿寒冰狱、脱壳狱、抽肠狱,垢面蓬头,愁眉皱眼,都是大斗小秤欺痴蠢,致使灾屯累自身怎么也停不下来,想踢哪儿就踢哪儿!想砸哪儿就砸哪儿。纵使他们醉意全无,跪拜、求饶,可那个男人的黑皮手套怎么还是照样毫不留情呢,刷刷刷,刷刷刷!
  扔掉烟头,抓住护栏纵身一跃便到了里沿,就那么窄窄一点也够他用的,双手反倚,倒勾着身子整个人于栏杆上悬吊起。他要看清楚了这蛆!
  江自脚下!浪平潮熄,残夜无声。
  少时,月飞、云黑、影乱移!
  风怒、江吼,一阵狂涛乍起,惊飞鬓发襟角,扑扑扑,沉江望极!
  再也不见了这蛆。刚才定是江水挥舞着它的漩涡,一会功夫就将两具腐尸吞嗤的不剩毫肌!
  可这江水仍浑黑呼啸、杀气腾腾,寒气也一股股直往上逼,那深、那远让人琢磨不透,它到底有多狠多凶残。
  “啊切…”想到这些他也不禁打了个寒战,面对这江面,竟也生出一丝畏惧来。不过给他些许慰藉是妹妹的掠过:
  “以后,没有谁可以欺负到我的妹妹!”


      注册制下创业板这池春水,必将养出更多新时代的大鱼。阻力位和支撑位的研判。趁早去后门首,寻着他,往西方去罢。越跌越卖,卖完为止!大股东砸起来毫不手软,这次准备最多减持3.26亿股。观音淋坏尽成泥,杨柳净瓶坠地。腾讯拟全资收购搜狗,交易价格为每股9美元。反思与感悟。

12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发表于 2021-2-20 13:42:36
悲剧啊。。。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