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水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1-2-1 22:22:58 | 查看: 3| 回复: 0
  文水房产网
  编者按/ 一个可以在饭局上掌掴地方官员的人,身份复杂,他曾是一个当地最为倚重的企业家,但最终却以黑恶势力罪被捕收场。
  他就是在山西官场赫赫有名的李增虎,海威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海威,则是他的“小名”。李增虎和海威全盛之时,可以对当地官场施加影响,甚至逢年过节,当地公职人员会排队到李增虎家拜会,而退休公职人员到海威任职,也已经成为一段时间内,当地官场多人尽知之事。
  这是政商关系另一个极端的样本。无论是海威还是已经身陷囹圄的李增虎,只是这个样本和庞大命题的注脚而已。
  一场事先安排好的饭局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已微醺。这时,一个人站起来,走到主位,手搭在饭局主人的肩上,说:“你我兄弟……”但饭局主人突然回身,给了对方一耳光:“谁XX和你是兄弟。”
  这一幕,发生在革命老区山西吕梁下属的文水县。在这个当地官场广为人知的事情中,动手打人的人名叫李增虎,身份是当地的一位民营企业主,而被打之人,则是该县的一位高级公职人员。在这里总会有人操着当地口音,告诉外来的人一句当地民谚——“世界是美国的,文水是海威的。”
  海威是一个人的“小名”,大名就是李增虎,这个乳名也被他用来命名自己的家族企业,以钢铁为主业的海威集团,成为文水县的支柱企业。但这样的地位,并不能诠释海威、李增虎和文水之间的关系。
  一切要到李增虎被捕之后。2019年4月,文水县的生态环境问题引发高层领导重视,继而触发司法行动,李增虎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被打掉。但这却是显现李增虎在文水“影响力”的开始。根据当地纪检、司法部门披露的信息,数名厅级、县处级干部因与李增虎案有关联被查处。
  李增虎为人跋扈。在海威“全盛”之时,文水当地亦有官员逢年过节拜会李增虎的习惯。而在文水官场,也广泛流传着李增虎曾在宴席上酒后公开掌掴公职人员的说法。而其实际控制的海威钢铁相关人员,也曾“追打”执法公职人员,但最终却以“和解”收场。
  《中国经营报》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抓捕李增虎时,山西警方以异地用警的方式行动,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李增虎和海威在当地渗透之深。
  司法文件记载的情况显示,李增虎众多犯罪活动中的一项,即占用农用地挖沙。2000年前后,城镇建设加快,建筑原料需求增大,文水县土地下的沙子成为众人觊觎的庞大财富。
  十多年来,装载机和卡车昼夜不停地工作。据统计,截至2019年前,大小砂坑共31个,面积达8191.29亩,最深的达60米,而现在,文水正在治理这些野蛮采砂的后遗症,当地政府部门提供的情况显示,2019年6月以来,文水县以“砂坑变景区”为目标进行砂坑整治,“绿化面积达2000余亩”。
  2019年4月底,在山西省扫黑办的统筹协调下,山西省公安厅直接指挥,吕梁警方打掉了李增虎黑社会性质组织。几乎是在同时,山西省纪委监委推进查办涉李增虎案件的公职人员腐败案,之后,全国扫黑办对李增虎案挂牌督办。
  2020年10月31日,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李增虎等84人重大涉黑案一审公开宣判。法院审理查明,该组织自2003年至2019年期间,通过暴力、威胁及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实施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涉及妨害公务罪、非法制造、储存爆炸物罪、非法持有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敲诈勒索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非法采矿罪等15项罪名68起犯罪事实。对李增虎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记者从多个权威渠道了解到,对李增虎的抓捕行动,山西警方采用了“异地用警”的方式,而李增虎及其团伙手中,拥有武器。
  李增虎是文水县凤城镇桑村人,桑村位于县城东北两公里处,他也在此发家壮大。2000年,李增虎的一篇自述(《支部建设》2000年第3期《一心为民 立志创业》)中称,他1985年入党,1993年担任文水县桑村党总支书记。全村有3134口人,2572亩耕地,改革开放以来,村党总支、村委会大力发展个体私营企业,使昔日的贫困村,成为文水的首富村。
  李增虎称其自幼家贫,过早辍学务农。改革开放初期,他在村里创办了一个小铆焊加工厂。1985年,在此基础上引进100万元资金,建起了村里第一个炼铁厂。1992年春,他和村委商定,建了一座55立方米的炼铁大炉,投产后,产值利税大大提高。截至1999年底,其创办的山西海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产值达到1.2亿元,上缴税金430万元。
  多年经营钢铁生意,李增虎逐渐积累起了经济实力。2003年,李增虎作为实际控制人注册成立文水海威钢铁有限公司(曾用名为“文水海威增鑫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威钢铁”),注册地址位于桑村。海威钢铁之外,李增虎家族还控制着数十家公司和企业,记者查询发现,李增虎家族控制的企业涉及钢铁、酿酒、房地产开发、小额贷款、水泥等领域。
  李增虎有三子一女,李永奇、李永瑞和李永旺是他的三个儿子。李永奇是文水海威钢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王香莲各持股50%,王香莲是李增虎之妻。据天眼查资料,李永奇是执行董事、王香莲是监事、李增虎是经理。2019年1月,李增虎次子李永瑞退出高级管理人员备案。李增虎三子李永旺从政,曾任文水县南安镇镇长(2013年信息)。
  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中国钢铁企业进入寒冬。海威钢铁在2008年7月陷入经营困境,4个月后被迫关停旗下大部分钢厂、铁厂。在当时的新闻报道中,李增虎的钢铁厂是文水县的工业支柱,文水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朱俊强表示,海威对于文水县的财政贡献接近三分之一,然而现在它已经停产了,使政府少了近6000万元的财政收入,增加了4000名失业人员。
  2008年12月,吕梁文水海威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成立,李增虎为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2000万元。在吕梁中院认定的李增虎黑社会性质组织15项罪名中,即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作为当地的大企业,海威钢铁是财政税收的重要来源,它也得到了文水县官方的支持。2010年10月,文水县委县政府印发了《关于推进山西文水海威钢铁集团新型钢城项目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称,海威钢铁集团公司是当时文水县最大的钢铁生产企业。该企业实施的新型钢城建设项目是文水县经济实现转型发展、跨越发展的重点项目。项目总投资35亿元,总体规划形成年产340万吨铁、320万吨钢、300万吨材的生产能力。项目全部建成后,可增加财政收入10亿元。
  为此,当地还成立了文水县海威钢铁有限公司新型钢城建设重点项目领导组,县委副书记、县长李晓娥为组长,县长助理贺荣杰、海威集团总裁李增虎等人为副组长,公安、供电、国土、财政、林业、环保等相关部门和凤城镇、开栅镇等乡镇的负责人为成员。
  所有的相关部门,都将为这一项目服务,以加快推进项目建设。《意见》称,公安部门要积极协调,为海威钢铁集团新型钢城建设保驾护航。发改、经济、环保、国土等部门要积极配合海威集团,帮助完成项目的核准、审批等,保证项目的顺利实施。凤城镇、开栅镇要协调项目占地问题,推动新型钢城建设进程。所涉及村要积极配合新型钢城建设。国土部门要按照国家有关土地征用政策,与省市国土部门沟通,积极争取支持,依法协助海威钢铁集团新型钢城办理项目用地的相关手续。
  凤城镇午武村的土地在此之后被占用。2010年秋,当地村民看到,村里的治保队员带着海威钢铁的工作人员在村里的土地上钻孔探沙。2011年2月,海威钢铁开始在当地动工。
  2011年,午武村村支书王厚义、村主任张继斌与海威钢铁签订土地租赁协议,土地租赁协议书显示,租赁期限从2011年4月起至2041年4月止,租赁期30年。租赁费用每亩每年1300元,共计2618万余元,一次性付清。并要求海威钢铁在经营期间不得破坏地下资源(挖沙),保证期满后有一个良好的复垦条件。协议后有王厚义与张继斌签字。
  上述协议称,租赁土地面积共有670多亩,但这一数字不被村民认可。多位村民表示,实际上租赁出的土地有895亩,这些土地绝大多数是午武村每人6分的“口粮田”,其中还有9条路、9条渠,以及一些承包地。
  午武村4000多人,2000多亩耕地,人均口粮田0.6亩。村民梁开恩说这次租赁涉及400多户。村民反对意见强烈的时候,吕梁市国土局的人到了现场,所有的建筑设备都被撤走,可是过了不到10天,设备就又运了进来,继续施工。
  在此之前,2007年底,海威钢铁就与午武村村委签订了《午武村委租用土地协议合同书》。合同显示,海威钢铁租用土地100.3亩,租用土地一次交纳30年至50年承包费,每亩按700元/年~800元/年计算,共计2213700元。这片土地被海威钢铁用来挖沙。
  梁开恩表示,实际占用土地与合同也不相符,有27亩土地未计入结算,到2009年,新一届村主任上任,村委才追回这笔钱。那时占用的土地是林地,之前用来种苹果树、梨树。
  海威钢铁厂附近的村民表示,钢铁厂开开停停,在近些年并不怎么赚钱,文水房产网主要靠的是采石挖沙。
  文水县及下辖乡镇在近年不断发文,整治毁地挖沙的行为。记者获得了一份2016年4月文水县政府办公室印发的《文水县集中整治私挖滥采行为的实施方案》显示,在全县要开展为期3个月的以打击私挖滥采矿产资源、破坏农用地、河道等为重点的集中整治行动。全县范围内以凤城镇、开栅镇、孝义镇、马西乡四个乡镇为重点。
  文水县政府还成立了集中整治私挖滥采行动领导组,组长为副县长贺荣杰,副组长中有国土资源局局长武吉兵。贺荣杰和武吉兵在李增虎被捕后均落马。
  查询文水县政府网站可看到,2018年下半年,开栅镇、胡兰镇、孝义镇等发布相关文件和工作方案,打击非法占用农用地和以非法采矿、采砂、毁地挖沙等手段污染破坏耕地、矿产资源等的违法犯罪行为。
  2018年8月,文水县召开的“重点信访问题百日攻坚”进展情况汇报会上,吕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郝月明指出,文水县现在还存在毁地挖沙、土地无法确权、村务政务不公开等问题。
  同年8月,文水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印发了《文水县机制砂场专项整治实施方案》,专项整治中的执纪问责组的职责是,由县纪委监委牵头,查处国家公职人员入股、合股参与机制砂生产经营活动,充当“保护伞”以及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等违纪违规行为。
  而就李增虎来说,其势力不允许有任何阻碍。吕梁中院称,该组织公然对抗国家权力机关,暴力对抗执法检查,对执行公务的人员实施围攻、谩骂、殴打及威胁恐吓,甚至到国家机关公然殴打执法人员,肆无忌惮实施违法犯罪,影响恶劣,严重破坏了当地政治生态。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吕梁中院所通报的上述内容,是指2017年初,文水县国土资源局稽查大队队长郝三小被海威集团的打手殴打一事。知情者表示,郝三小执法过程中,在路上拦住了海威集团的运砂车,随后与赶到的相关人员发生冲突,此后,海威有关人员又追打至当地国土资源局。
  一份由文水县国土资源局原局长武吉兵签发的信访处理意见中,对这一事件有具体描述。2017年2月8日17时54分,派出所民警接到110指令称,文水县国土局有人打架。民警到现场后发现郝三小坐在国土局值班室的沙发上,嘴角有血迹。郝三小表示,值班期间在其办公室被桑村的两人殴打,已联系其单位负责人。
  派出所民警发现,郝三小办公室内布局基本没有变动,门口的洗脸盆架倒地,床脚前有少许血迹。约20分钟后,国土资源局负责人赶到,他表示要和郝三小单独了解情况,让民警回避。
  10分钟后,该负责人让民警先回,并说,郝三小的意见是国土局内部自己协商解决。民警再次见了郝三小,他也表示让其单位负责人协商。第二天,民警电话联系国土局负责人,其表示,与郝三小协商办理此事。民警电话联系郝三小要对其进行询问笔录,郝三小称,不用做笔录了,国土局已经协商处理了。
  而这还不是海威钢铁在当地作为的全部。北京时间此前的报道中曾提及,一位曾在文水县机关事务管理局担任领导的当地科级干部透露,某年春节后,文水县领导组织召开团拜会时未通知业已停产的海威钢铁代表参会,李增虎闻讯后大闹会场,对县领导破口大骂,此事却不了了之。
  在采访中,多名当地人士都曾向记者提及,李增虎曾在一次饭局上,酒后掌掴参加宴会的公职人员,并出言不逊。
  吕梁中院审理查明,李增虎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行贿等手段,腐蚀当地党政主要领导干部,通过安排公职人员兼职取酬、入股分红等手段拉拢国家工作人员,将公职人员发展为组织成员,直接参与违法犯罪。
  对于吕梁中院通报的上述内容,当地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李增虎过年时,会宴请当地公职人员。李增虎有在宴请上发红包的习惯。而这个红包,即是自己企业的“股份”。
  李增虎与当地官场的紧密关系,使得在其被捕后,与其关系紧密的官员十分紧张。于是,在李增虎被捕后不久,吕梁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刘云晨主动投案自首。半个多月后,曾有文水任职经历的公职人员李晓娥、孙善文、贺荣杰同时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刘云晨生于1963年8月,是吕梁中阳县人,仕途起步于中阳县计委、县委办公室干事,从政经历未离开过吕梁。1998年6月,任交城县委副书记、县长后,刘云晨的仕途通达,两三年一变。2003年7月任石楼县委书记,2006年6月任吕梁市离石区委书记,2009年8月任吕梁市委常委。
  郭宝与刘云晨曾长期共事。郭宝生于1967年,是吕梁临县人。2003年刘云晨任石楼县委书记时,郭宝任县委副书记、县长。2008年,郭宝任离石区委副书记、区长时,刘云晨任离石区委书记。2011年6月,郭宝在任文水县委书记不到两年后,与时任县长李晓娥同时被免职。
  李晓娥在文水任职10年。2001年12月,李晓娥任文水县委常委、纪委书记,随后历任文水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2011年6月被免职,两年后任吕梁市妇联党组书记、主席,2017年12月被免职。
  2011年6月,郭宝、李晓娥被免职后,由刘云晨任文水县委书记,孙善文任县委副书记、县长。孙善文是吕梁临县人,仕途于临县起步终于文水。2012年7月,孙善文任文水县委书记,2015年3月被免职。
  许晋文同样在2011年6月上任文水,任文水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此前许晋文长期在吕梁市委(地委)组织部工作。2016年2月后,历任文水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2019年7月,离开文水任吕梁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
  2020年9月,许晋文、郭宝先后被查。被查时,郭宝任吕梁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
  贺荣杰则是文水当地成长起来的干部。2003年至2011年,先后任开栅镇党委书记、凤城镇党委书记,2011年6月任文水县副县长直至被查。
  2020年2月27日,山西省纪委监委公布了刘云晨被“双开”的消息。在刘云晨的审查结果中提到,其违规从事营利活动,收受礼金;不正确履行职责,对黑社会性质组织严重违法行为听之任之、失职失责;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当地知情人士称,纪检部门通报的干部选拔任用情况,与李增虎之子的任职任用有关。
  紧接着第二天,山西省纪委监委公布了对孙善文、李晓娥、贺荣杰的审查结果,三人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审查结果中均提到,对黑社会性质组织严重违法行为不制止、不查处。其中,李晓娥违规在企业入股获利,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贺荣杰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大搞权钱交易,在房地产开发、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
  除原县委书记、县长外,还有诸多政府部门干部被查。2020年6月,山西省纪委监委公布了文水县5名干部被“双开”的消息,包括原国土资源局局长武吉兵,原林业局局长李瀚,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司志勇,税务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樊宝森,公安局城区派出所原所长侯乐骏。
  审查结果中均有与李增虎相关问题,例如,对李增虎黑社会性质组织非法采砂、违法占用林地等违法犯罪活动放任不管、制止不力,或是纵容、包庇李增虎黑社会性质组织涉黑涉恶活动,或是长期为李增虎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帮助。
  记者了解到,樊宝森被认定为李增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保护伞”。他不仅对这一黑恶犯罪组织予以保护,还涉嫌对李增虎家族企业不征、少征税款等问题。
  专案组查阅文水县地税局的有关记录时,发现了樊宝森要求相关科室无需征收李增虎家族企业税款的证据。
  专案组在重新清查核算海威集团旗下26家企业10余年间欠缴的多种税款后发现,总额高达4714万元。文水房产网
  2020年10月31日,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樊宝森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徇私舞弊不征、少征税款罪等,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该案成为全国税务局长不征、少征罪被判刑的第一例。
  上述5人均为文水县人,长期在文水任职。吕梁中院还查明,李增虎黑社会性质组织利用其非法影响力,长期把控基层政权,无视选举规定,直接指定村支“两委”成员,安排组织成员入党,非法控制多个村级政权组织,直接服务其非法占地、非法采矿等违法犯罪活动。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