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水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2021-1-29 22:20:55 | 查看: 5| 回复: 1
  之前经常逛天涯,最爱看的就是莲蓬鬼话,也经常看到大家分享的自己的一些神奇的经历。今天我也把我的一段泣泪往事晒出来,以飨读者。(但是为了避“做广告”的嫌疑,文章里关键人物皆以“某某”代替,请各位看官谅解) <br>  我大概在15年前的时候发现自己今天ST联络收获第二个小小涨停。精气神不足,整天都会发困,吃过晚饭碗一放就想睡觉,而且是一躺下两三秒之内就会进入深度睡眠,各种恐惧的乱七八糟的梦比如鬼压床、比如被狗、狼、蛇追着咬,自己又无力反抗;有时候梦里被疑似狐狸的东西强行索吻;有时候还能闻到腥、骚、膻、狐臭的气味;有时候还能听到一男一女用好像是粤语夹杂着普通话的声音在交谈着什么;还有梦里有各种各样的人,有各种情节,就像是放电影一样一幕接着一幕。夜里看似睡的时间很长,可是早晨起床都是强迫着自己醒来,就像是极度疲倦时刚刚睡下两分钟又被人叫醒的那种令人沮丧的感觉!然后刚上了班就会感觉累、瞌睡,哈欠连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像毒瘾犯了一样,而且日益加重。可以说无论何时何地,哪怕是刚刚睡起,如果允许,我会随时随地倒地就睡,除了吃喝拉撒的时间,一天会连续的睡22小时,。还有就是经常看到有一个半透明的黑色的、大约四五十岁的男人在我的卧室走来走去;有时候就干脆站在我的床边呆呆的、直勾勾的看着我。也有多次那东西半张着上臂,瞅准了时机迅速的扑到我的身上,与我融为一体,这情景就像一滴墨汁滴入水中,又迅速的扩散至我全身的每一个角落。此时的我就像是电视电影里被鬼附身时的情景一样四肢乱颤。当初也是很害怕,不敢再睡,就开着灯睡,要不用手机播放点音乐就没事了。这样的机会多了,也不再感到害怕,睡前会抓条枕巾或衣服在手里,再感到有人站在我的床边时我就抡它一下,可是抡过去也是从它的身体穿过去,它会慢慢的淡化、消失在空气里。久而久之,也想看看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尊容。当再次感觉有人站在我的床前时,我会强迫自己醒来,然后在一秒钟之内迅速的坐起来,去查看床前的情形。这样做确实有效果,有多次确实看到有一个人站在我的床前。由于那人紧挨着床沿站着,我坐起来我的脸和它的脸正好面对面对着,相距大概20厘米的距离,看到的是一个大约四五十岁的男人,一头新理的三七分很板正很有型的发型。它木无表情,在我跟他对视的瞬间他便慢慢的淡化、消失在空气里。<br>  在我身上出现了这么多的状况,当初也没在意,认为自己还很年轻,是一时身体不好,身体虚弱、阳气不足所致,到了后来有加重的迹象,就自行买了几盒安神补脑液服用,服用以后感觉效果挺好,可是过一段时间又会逐渐加震荡到吐了......重,一直到再服用这些药没有效果。这使我感觉我是需要看医生了。由于我这里离医院比较远,恰巧附近又有个中医,就去看了中医,一番的望、问和切之后开了几服中药,可是用完之后感觉几乎没有什么效果。后来又去了县城的医院,看了一个西医,我怀疑是神经衰弱,医生说不是。医生开了几张的单子让检查身体,几天以后结果全出来了,各项指标都很正常。但是症状是的的确确有啊,没办法就开了点的药让吃一段时间试试,看有木有效果、有效果的话是有多”好大圣,飞在中堂,东张西看,见旁边有个小门儿,关得甚紧,即从门缝儿里钻去看时,原是个大园子,隐隐的听得悲声大的效果,不管是什么情况都要回去复诊、反馈。大概十天之后药也用完了,但是效果是一丝也没有。医生也没办法了,认为是“发作性睡病”,建议到我们省城郑州郑大一附院的精神科看一下,并当场跟那个科室的一个医生打了电话,那个医生是一个80多岁的老医生,已经退休多年了,由于医术精湛经验丰富,又被医院返聘回来了。后来我抽空去看”小王子不分好歹,闯将进去,喝道:“汝等是人是怪,快早说来,饶你性命!”唬得三藏面容失色,丢下饭碗,躬着身道:“贫僧乃唐朝来取经者,人也,非怪也了这个医生,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太,周围围了一圈的医学院的学生。她问了我的病情,排除了是“发作性睡病”,然后开了几个单子让做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一切正常。没办法就把我推介到了住院部的睡眠科。睡眠科的医生做了一份很详细的询问之后,让办理住院手续,说做一下睡眠检测试试。第二天睡眠检测结果出来了:睡眠质量良好,没有问题。又把我支回了那个老太太那里,她看了这些结果之后表示没有病。我一听倒是纳了闷儿了,没有病但是有实实在在的症状在这里呀,我说那怎么办,那老太太说既然没有病就不用吃药。我就说既然确实有症状、这不我也来了,不如开点药吧,现在想想那医生医德挺好的,那医生说没有病开什么药啊?你这情况很多人都有,算是正常现象,只不过是你的表现比较重,你经常这样了,就有经验了,什么时候犯困你可能会提前知道,在你犯困之前可以喝点咖啡、浓茶之类提提神。既然人家一个老教授都说我没有病,连药都不用吃,看来我真的没有病,于是乎就回家了,该上班上班该干嘛干嘛。<br>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那些情况是时好时坏,但也没太认真的想过。后来在网上乱逛,不能不说某教的传播和发展真的是如日中天,很容易就会看到某教关于冤亲债主的介绍,像我的这种情况几乎清一色的说可能是自己累生累世的冤亲债主、有意无意伤害杀害的有形无形众生索债所致,要想化解就是请一部某经来读来念。看到这些我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欣喜若狂,赶紧在某宝请了一部某经来念。可是坚持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不但无效而且加重了。夜里更是恶梦连连,隔三差五的梦到各种人挂掉的场景,有时候自己仿佛是聆听者,听人讲述自己遭遇的不幸,以及他们是怎么死亡的;有时候自己又仿佛是亲历者,亲历他们遭遇的种种痛苦,也有的想请我帮忙了却他们一些心愿,可是醒来以后却又记不起关键信息,很当然的就帮不了他们。既然没能帮到他们,他们可能会多次的来找我,重复着他们的故事;也有的会发怒怨恨起我来,并可能会惩罚我,发生很严重的鬼压床。这样的机会多了,即使在梦里也会知道自己在做梦,跟他们说想请我帮忙得让我知道他们的关键信息呀,比如名字,地名等。后来做了国王把盏,三藏不敢饮酒,他三个各受了安席酒几个梦,的确记得一些关键信息,有我们附近开饭店的女老板的,有民国时期一个国军女文员的,有广西某钦市的,有山东某化工厂被害工人的,等等……一共有好几桩有具体关键信息的人和事,可是如果真要帮他们需要我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对于我一个普通的打工仔来说真是爱莫能助。虽然后来他们没有再惩罚我,但是这样的事件隔三差五的就会有,而且是一个接一个,有时候会一直持续到我要迪普科技 抄他的老底起床的时候,搞得我睡眠质量差极了。后量能跌破万亿,主力资金另辟蹊径来找机会把这些情况跟某秃子教的师父说了,他让我能帮就帮,帮不了就明确告诉他们帮不了,帮不了可以为他们诵经祈福。我照做了,但是情况依旧。<br>  正所谓“有病乱投医”吧,看病西医治不好就试试中医,某教没办法的事就用我们道教的方法试一下。就有意无意的对道教的一些帖子有了关注。后来在天涯论坛看了一个自称是道教正一某派火居道士的帖子,感觉这人写的文章很靠谱,就加了他的QQ群。通过近一年的观察这人不像是一般的神汉,是正经道教的师父。就找了个合适的机会,把我的这些情况做了介绍,他说是我的身体不好自身正气不足,那个某经也不要再念了,并建议我练他的功法,作用是提升自己的正气阳气。我照做了,当时这位7月的马后炮与马前炮师父练功群里二三十个人只有我坚持了下来,一直坚持了三四个月吧,当初的一两个月还是有效果的,鬼压床明显少了不少,精气神也好了不少。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又回到了那种很严重的状态。后来因故在网上百度“出马”的信息,无意中查到了某某道人的博客,抱着探奇的态度进了他的群。但此时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附体,自然也没有在这人群为什么总是低位看龙头,高位买龙头里听咒治疗。后来在我那个群里闲聊的时候向那个师父更详细的介绍了我的情况,那个师父很肯定的说“你这是有附体啊”,此时我才意识到我的情况有点麻烦了,并问那个师父可有良策?那位师父言辞含糊,我猜测他是没有办法搞定这事。我这时候才刻意的对某某道人做了了解,感觉群里的观点很有道理,但一看到要在每天晚上听咒、持咒,并且有可能持续半年、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再加上我的工作比较累上班时间长,还有身体不好精气神差一旦睡下很难醒来,就打起了退堂鼓。<br>  但有问题还要去解决呀,便去了我这里附近的一家道观,经推荐找了一个自称是茅山上茅的师父,他听了我的情况也说是附体的原因,我就问他可否处理一下?他说可以,但要了解你的附体为什么附你、是不是有前世或几世的因缘果报。我一听跟某某道人群文件里介绍的格格不入,心里就打起了嘀咕。但这位师父明确的说可以处理好这类情况,并让我过几天再来。后来我有去过多次,他都以种种理由往后推拖,我想他是没这个能耐吧,就没再找过他。在我们这里西部几十公里的地方还有一个全真的道观,名头不小,我在网上查到了一个那里的师父,直接问他能不能处理附体,他听了二话没说,直接说让找正一道的师父。这是又一次希望的破灭。后来我学车时路过一个地方,路标显示附近也有一个道观。我便顺路去拜访,经推介见了一个七八十岁的老道,他听了我的介绍,也明确表示可以处理,并向我介绍了他的不少成功案例。还向我讲述了不少周边地区的玄学案例,比如某地有个一二十岁的小伙子时常会不由自主的莫名其妙的无理由的哭,他家人感觉有问题,就到他这里问情况,他看了说是身上有仙儿,是“五姑娘”,想要这个男孩子给她立牌位受香火,并要求照办即可。我一听也和某某道人群文件里介绍的情况背道而驰,就有点不耐烦,问他打算用什么办法处理我的情况,他说某某符。正好这个某某符我了解过,是用来护体的。明显药不对症。我便找借口离开了。<br>  经过这几次的尝试,感觉这些道家道士不靠谱,心想没准某秃子教可以呢,正所谓有病乱投医吧,后来抽空去了我们附近山里一家寺院去问了,一位化了淡妆的女性修士接待了我,我把情况一说,她直接说“我们这里不搞这个,你还是去找道家的师父吧”,一句话就被打发了出来。没办法,我又来到了附近那个是正一某派祖庭的道观。心想这里的普通小道不行我直接找他们领头的。经打听大当家的出差开会了,二当家的在,我就找了二当家的。二当家的听我问被附体的事,问道“人呢”,我说就是我,他说我怎么看你不像啊?我说我的情况不太明显,主要表现在虚症方面。我就把我的情况做了进一步的介绍。他听了说,“这些年我年龄也大了,身体也不太好了,不想再接触这些阴性的东西,否则身体受不了”,我想他这也是在推辞吧,但想既然来了就问他怎么办吧,他说这些东西既然能够修炼到有法力也是相当了不起的,也值得尊敬,它附你也是有原因的,为嘛不附别人就附你呢?所以还是跟它好好商量一下,你设个牌位供着它别让它老使你难受不舒服。我一听感觉也很不靠谱,就用某某道人的一些观点来质问他,他一听我是有备而来,也没置可否。我说这些都是你的猜测,有没有办法直接跟它对话呢?他说没有,可以抽个签看看神明的意思。于是抽了个签,签的意思跟他说的不谋而合。我听了对他一通反驳。他听我说的头头是道,有经有典,也没做过激的反应,说当今道教发展很不好,很多精髓没人学了,都失传、断代了,你真想处理的话就去江西龙虎山问问吧,不过往往那些高功大德脾气古怪做人处事很低调,一般不会出头做这些事,并建议我尽管去问问,凡事看缘分吧。后来我就加了龙虎山的官方QQ群,里面有极具重量级人物的QQ,但是半个多月过去了,无论我怎么发消息对方就是不回复。我想他们高高在上,看不见我们这些小人物吧,就退了出来,不再走这条路了。<br>  经过这些波折,我都有点心灰意冷了。但是再沮丧还得处理自己的问题呀。就又回到了某某道人的群,按群里的要求跟某某道人介绍了我的情况,某某道人说初步判断是有附体,但还需要听咒排查。于是申请了YY的听咒权限。在我听咒的第二天白天就感觉精神饱满,浑身充满了力量,连以往雷打不动的午休也忽略了。我把我的这个情况跟某某道人的一个徒弟作了反映,他说别被迷惑,还要继续听咒。在后来的两个多月的听咒过程中,我身体状况是时好时坏,但总体是向好的方向发展的,这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在大概第三个月的时候,当时我是坐在床上听的咒,听着听着就感觉有点恍惚,眼前的景象有点重叠的样子,我清楚的感觉我的意识被分为两个人,恍惚间不由自主的双手合十,嘴里轻念某秃教的圣号。有一个很标准的男士普通话在我左耳边响起,说了两个意思,第一个是恭喜我终于坚持到了有反应;第二个是我再听一次咒他们就不行了。还有一个是女士的声音说“行了行了,快走吧,跟他说明白就行了”。之前我对这些可能的反应就有所了解,当时也没慌,就想问你们是什么时候附到我身上的、为什么会附我?可是我就是张不开嘴。于是我就用意念说了。它们没有回答我。但是有一个画面在我脑海显现:一只肥硕的、浑身大部分黑色、只有下颚、两前腿间和四肢下部有点白色的大猫在我左边的门口向我走来,走了几步又转身离去。接着我就清醒了过来。我很害怕,就跟我女防范“股市黑嘴”“非法荐股”“场外配资” 深圳证监局部署开展专项整治行动朋友说了,我女朋友听了怀疑的问真的吗?我说真的。她把我熊了一顿,挥起小拳拳就要向我脑门上招呼,并说我神经病。我又跟我妈打电话说了,我妈说我瞎说,信乱七八糟的教信多了迷到这方面上了,并警告我不要胡乱的信这信那,否则将来出了问题后悔都来不及。别人不信这些,但我自己的问题自己清楚,既然出现了反应就说明处理方法对了,使我更加坚定了信心。<br>  在以后的为期两年多的日子里,切实体会到身体各方面越来越好:鬼压床和恶梦次数越来越少,间隔时间越来越长;白天的精气神好得太多了,那种要命的瞌睡也几乎没了。在我听咒半年后就感觉自己已经好了,一直想亲自拜访一下某某道人,好让他当面判断一下我到底有木有好。由于工作的原因一直没能如愿。后来终于有了时间,就赶紧的去拜见了某某道人,经他当场念咒等一系列方法确认我的确已经好了。听到此话别提有多高兴了,两年多的坚持终于换来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但细想一下,自己才坚持了两年多,而某某道人和他的徒弟们数年、数十年如一日的给大家念咒、耐心的开导我们,我们这些“病人”简直不能比。我们周边有那么多人,自己却偏偏被妖邪附上,我们是不幸的;在这些人中,大多数人用这样那样的方法去处理,其中又有很多人耗去了不菲家财,不但没有康复,反而在康复的路上渐行渐远,甚至有的人为此寻了短见、或是送了性命、或是误入“魔道”!而我和那些坚持接受某某道人治疗的朋友们又是幸运的。<br>  通过两年的处理历程,更使我感叹我们道教任还很重道还很远。在一些事情上请各位看官擦亮眼睛、货比三家,不要被一些华丽丽的外表所迷惑!<br>

4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发表于 2021-1-29 22:40:38
哎~~~,哎~~~~,哎~~~~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