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水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0-7-3 11:33:13 | 查看: 49| 回复: 0
依据古老传说,扇子原名叫“箑”▪,是轩辕黄帝大破蚩尤之后,创六书、演阵法、定六律、作内经、制宫室器用衣物时候发明的。有人说周武王始作箑○,亦作翣▪,以蔽丧衬△,以饰舆车。箑从竹■,翣从羽,推想是用竹片羽毛编织而成的扇子,在车前舆后障翳风尘的仪仗而已▲。唐宋以降,帝后乘舆仪卫所用长柄“掌扇◆”,实际是◆“障扇★”,因为音同…,一直以讹传讹…,障扇就变成了掌扇了。  朱桂芳的跷比九阵风稍微软了点☆,可是他打出手踢鞭、走碎步、拈鞭得自乃父家传。罗瘿公说他拈鞭,有白居易所谓“轻拢慢捻抹复挑”的指法◁,算是形容得最得当了。上海有个武旦叫祁彩芬,他跟盖叫天的儿子都会拈鞭,而且花样百出。据他们自己说◇,系得自朱的传授▷,谅非浮夸之言。台湾新出的小武旦中•,也有两位会拈鞭的,虽然也有几套花招,可是只顾了拈鞭,脚底下踩的跷,可就不太稳得住了。  海天万里为卢太夫人寿 今夏是卢母李太夫人八旬荣庆,旅美知好提到,在台年纪七十五以上,当年在内地听过卢母元音雅奏的朋友,写点文字,以申祝颂。前年卢燕女士应中华电视台之约○,在国语电视剧里爨演《观世音》,在下在华视周刊上写了一篇《卢燕卢母》,被卢燕看见,坚欲一晤。当时我住屏东◇,经《民族晚报》王逸芬兄电约北来,在王府跟卢燕贤伉俪叙晤一番,欣悉卢母在美精神健朗,遇有可造之材,靡不悉心教诲▷,循循善诱。京剧能在美国生根发芽,卢母实种其田△。记得当年我也少年好弄☆,在北方与轩荪兄共燕乐,今荷其敦嘱◆,为文以寿卢太夫人,不能不勉力以应了。  田桂凤…、路三宝之后▷,筱翠花的跷功以巧致多姿▼、风采盎然▷,称为独步。筱翠花自从鸣盛和报散★,转入富连成习艺后,苦练跷功,十年如一日,出科后就搭入斌庆社●。俞五因为社里学生年龄稚小•,叫座力差,于是约了若干带艺而来的青年隽秀,旦角有筱翠花△、六六旦,生角有五龄童(王文源)、杨宝森•,后来又加入李万春、蓝月春•、杜富兴、杜富隆,人才济济,鼎盛一时▪,在科班中,可跟富连成平分秋色。六六旦是梆子花旦,徐碧云□、俞华庭是科班里顶尖儿人物•,每天清早都在广德楼戏台上练功,由俞赞庭照料督促,筱翠花每天跟着大家一块儿练功耗跷。有一年冬天○,他在冰上耗跷,冰上有一块冰疙瘩▪,他一疏神□,绊了一个斤斗,手腕子折了不说●,还把脚腕子拧伤,所以筱翠花虽然踩得稳练,可是细一瞧走起步来有点里八字,就是这个缘故。  自播迁来台,海外归人每每谈到京剧在美国已经播种生根,近几年更是日趋茁旺○,卢母在美,对凡是虚心求教、真想学点玩意儿的男女,无不掰开了揉碎了倾囊以教。今当卢母八旬设帨吉辰◇,敢弁数言,都是五六十年前往事,以介眉寿。  近十年来台湾工业起飞☆,经济快速繁荣,电扇渐渐归于淘汰▼,由冷气机起而代之。照目前情形来看▲,各大都市固然都装设冷气机,就连偏僻乡镇,只要电源无缺▲,也都装上冷气。自从产油国家以石油为武器☆,油价一涨再涨,大家为了节约能源●,于是又想起当年奉扬仁风的扇子来了•。  宋德珠△,阎世善☆,一个是戏曲学校武旦瑰宝,一个是富连成后起隽才。想当年戏校富社旗鼓相当,争强斗胜▲,互不相让▷,教师们也个个铆上,加紧督功,孩子们也知道刻苦用功,于是造成了两朵奇葩。德珠才华艳发,风采明丽-,打出手快而俏皮,跷功圆转自如,有若花浪翻风,呈妍曲致。世善则不务矜奇☆,不事雕饰,打出手沉雄稳练,很少有掉家伙的情形。世善私工下得多,又出自家学▼,所以连两位师兄方连元、朱盛富都叹不如。后来世善在上海越唱越红,终于在上海成家立业▽。至于宋德珠是朱湘泉手把徒弟,在他将近毕业的时候,戏校校长换了李永福(外号牙膏李)。李对这位高足异常钟爱…,练功方面一定走飘逸轻盈的路子◆。因为过分荣宠,又染上了骄纵浮夸的习气,去科后,宋德珠虽然能以武旦组班挑大梁,由于年轻人经不起物欲诱惑,贪杯好色,昙花一现,不几年就声光俱寂了。  请您于2019年12月31日23:59:59前在百度阅读平台后台申请提现☆;  关联交易。我们严格按照《上市公司治理准则》▽、《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  老辈名伶中余玉琴=、田桂凤▽、路三宝、杨小朵、十三旦都是以跷功稳练细腻著称的,剧评家汪侠公听过余庄儿(玉琴)唱《儿女英雄传》的何玉凤-,不但上跷▷,而且施展了从台上翻下台的武功绝活,若不是跷功挺健△,尺寸拿稳准,池子里岂不是一阵大乱。  故都剧评人景孤血对毛世来最为激赏。景说-:“毛世来《战宛城》邹氏下场的走跟《翠屏山》潘巧云的漫步,一个是孀居贵妇,愁眉蹙额,仍不失娴雅修嫮的走-,一个是柳颤莺娇,春情冶荡,纵意所如的走,两者身份不同,心情有异,所以走法轻艳侧丽,自然有了差别。-”如此说来,真可谓脚跟能把心事传了。徐凌霄称景孤血剧评能研机识微,可算知人之言。  首先非常感谢您在合作期间的付出! 现为了进一步整合资源,百度阅读即日起将停止自出版业务,其他业务不受影响。我们非常遗憾与您结束合作。现为了最大程度保障您的权益,希望您解除在注册和使用百度阅读自出版服务时与我们签订的协议•。  贾碧云是南方旦角,北来平津搭班▼,一炮而红。贾的戏路子很宽,文武不挡,外加新戏老戏都唱,青衣花旦全来。北平名报人薛大可说△:◆“贾初次到北平搭班,正赶上红十字会演义务戏济贫★,贾当仁不让,为了显示他多才多艺,在《拾玉镯》、《法门寺》里先孙玉娇▲,中宋巧娇,后刘媒婆一赶三▼,给刘媒婆还添了不少逗哏的俏头★,从此《法门寺》一赶三的唱法,才在北平流行起来。追根究底★,就是贾碧云开的端。”贾的跷功稳,扮相俊,尤其唱《小放牛》、《凤阳花鼓》一类村姑乡妇的戏,更显得明艳婉娈,玉媚花娇,特别受台下欢迎=。北派《凤阳花鼓》照例不上跷▲,而贾的凤阳婆不但上跷,而且说一口地地道道的苏北腔,加上两个丑角何文奎▼、金一笑,又都是满口扬州腔◆,三个人在台上编辫子载歌载舞,真令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贾碧云在北平载誉南返,林颦卿紧跟着渡海而来,他带来短打武生李兰亭◁、小生邓兰卿、老生陆澍田●、小丑金一笑,连同下手把子,文武场面,浩浩荡荡到了北平,就在第一舞台安营扎寨。在当时第一舞台是北平最壮丽宽敞、容纳观众最多的新式戏园子,还有转台布景▼,只有杨小楼在第一舞台组班唱过(因为他是第一舞台股东)。至于梅☆、尚、程、荀四大名旦=,在抗战之前,谁也不敢在第一舞台组班上演,因为园子太大,上不了七八成座●,面子也不好看。那时候北平戏园子不时兴用扩音机,要是没有满弓满调的嗓门▲,坐在三楼后排往下看,人小如蚁=,声音似有如无,简直跟看无声电影差不了许多▽。林颦卿以一个南方角儿,初次来平,居然敢在第一舞台唱黑白天,胆识魄力可真不小☆。  1.领取面试准考证:根据各岗位的参考人员公共科目笔试成绩和招聘名额,从高分到低分◆,按2:1的比例确定面试入围人员。若某一岗位进入面试最后一名的公共科目笔试成绩并列,一并确定为专业科目面试入围人员。逾期未领取面试准考证,视为自动放弃▼。因未领取面试准考证出现的空额•,依照公共科目笔试成绩从高分到低分依次等额递补(只递补一次);  中国早年在农业社会里▼,每年到了盛暑时期,甭说冷气机,就连电风扇○、抽风机一类驱暑散热的工具,也是梦想不到的。所以到了溽暑逼人的夏天,无论是文人雅士、贩夫走卒手中都少不了一柄扇儿,虽然团扇、折扇形状各异,芭蕉、雕翎品质不同,可是其为驱虫招风的作用则一●。  台湾的各军剧团,近年来也培植出不少花旦武旦隽才,如刘复雯、姜竹华、杨莲英、翁中芹,还有乾旦程景祥都是在跷上下过一番苦功,才有今天成就的▽。可是也有一些小一班档的十之八九犯了耸肩、摆手•、摇晃▷、站不稳的毛病,让台下看了真替他(她)们提心吊胆捏着一把汗★。近来看了几出小武旦们打出手戏,跷没练好先学会偷懒=,《青石山》的九尾仙狐●、《泗州城》的猪婆龙都不踩跷▪,大脚片踢八根枪◆,还掉满台,大概再过几年•,踩跷也跟耍獠牙、撒火彩同一命运,自然而然归于淘汰了。  头戴式耳机蓝牙耳机骑行耳机户外SONY耳机​‌‌950BT金属杆现货,4色蓝牙耳机音乐耳机头戴式耳机可内存插卡支  《立言报》的吴宗祜主办童伶选举-,当时戏校的侯玉兰认为旦部冠军▷,应当由正工青衣膺选,至不济也得是花衫子,现在花旦鳌头独占,实难甘服▪。后来吴宗祜拿出一封信给侯玉兰看◆,是冀察政务委员会一位重要人物写给《立言报》社长金达志的一封信△。打算购买十万份《立言报》,把报上的选票全部投给毛世来,让他荣登童伶主席宝座。吴接到此信,仓皇无计▲,求救于齐如山、徐汉生、吴菊痴等人,大家都期期以为不可,一直拖到选举揭晓,李世芳荣膺童伶主席•,毛世来荣获旦部冠军荣衔,足证毛世来当时在童伶中…,号召力如何了。  当年琴雪芳在华乐园的夜戏,赵次老跟贡王爷都是池子里常客。奭良▲、瑞洵、樊樊山、罗瘿公、王铁珊也是每演必到,其中贡王、瑞洵两位对卢母的唱做最为赞赏。当时卢母的琴师●,也是经常给贡•、瑞二老说腔调嗓的,他经常称赞卢母气口尺寸拿得准,喷口轻重急徐劲头巧而寸。所以卢母一登场,池座有两位戴帽头的老者,每人用包茶叶的黄色茶叶纸•,大杂烩折好压在小帽边上,遮挡煤气灯的强光,就是贡、瑞二老了。卢母有两次经绅商特烦唱《逍遥津》,就是此二老的杰作呢。当年赵次老在世▪,对于世交子弟之文采俊迈、蕴藉俨雅的青年,奖掖提携,无所不至=。春秋佳日时常邀集大家为文酒之会来衡文论字,记得王懋轩▷、薛子良先生的令公郎都是当年与会的文友。其中有一位年方弱冠汪君,能写五六尺的大字•,次老教他行笔运腕,并且拿出卢母写的大字给他借鉴○,从此才知道怪不得卢母对于大字笔周意内▷,敢情平日是真下过一番临摹工夫的。有一年,冬令救济义务戏▷,卢母贴的是《戏迷传》,当场挥毫=,写了“痌瘝在抱”四个大字▪,现场义卖,被蓝十字会会长王铁珊将军,以五百元高价买去▪,救济了不少贫困。在北平专给人写牌匾的书法名家冯公度,后来知道《戏迷传》现场卖字的消息,深悔未能躬逢其盛,跟王铁老一较短长呢。  笔者听路三宝的时候●,尚在髫龄●,那时路三宝已过中年,听了他的《双钉记》的白金莲◇,《马思远》的赵玉儿“行凶”一场披头散发,戟手咬牙◆,脸上抹了油彩,满脸凶狠淫毒之气▪,望之令人生畏,所以不爱看他的戏。有一年俞振庭的双庆社在文明茶园唱封箱戏,谭老板特烦路三宝唱《浣花溪》的任蓉卿,说白做打都令人叫绝,每个下场谭老板都在台帘里等候搀扶,听说那一天伶票两界同行差不多都到齐了,全是来“搂叶子★”观摩跷功的。笔者当时还看不出所以然来◆,不过看他转侧便捷,环带飘举,动定自如,似乎跟一般武旦开打的套子各别另样,觉得特别舒畅。  京剧里旦角踩跷▲,梨园行术语叫踩寸子,是最难练的一种特技,没有三冬两夏苦练的幼功☆,想把寸子踩得轻盈俏丽婀娜多姿,那是不可能的■。当年老伶工侯俊山(艺名十三旦)曾经说过:“踩寸子是旦角前辈魏长生发明的,流风所及,后来旦角变成扮相、做表◁、跷功并重无旦不跷的情形。科班出身的武旦、花旦,都要经过上跷的严格训练,不论严寒盛暑,由朝至暮★,都要绑上跷苦练,要练到走平地不耸肩不摆手,步履自然,进一步站三脚。站三脚是二尺高三条腿的长条凳○,绑好跷挺胸平视,不倚不靠,一站就是一二十分钟。到了冬季要在坚而且滑的冰上跑圆场▲,耗跷功夫做得越瓷实○,将来上台跷功越好看。跷功稳健之后,进而练习武功步法,还要顾及身段边式(漂亮的意思),那比练武功打把子就更为艰苦细腻啦。”练跷的人腿腕脚趾,既要柔曼-,还要刚健,如果没有刚柔相济的条件,跷是踩不好的。旦角一代宗师王瑶卿□,就是因为腿腕力弱,不适宜踩跷,而创造所谓花衫子改穿彩鞋彩靴的。  当年打出手,以武旦朱文英最有名△,他是朱桂芳的父亲(台视国剧社箱官朱世奎祖父)◁。朱又名四十,他的打手干净利落,又稳又准很少在台上掉家伙。只手拈鞭,更是一绝,手法技巧横出,戢翼潜麟极少重样,踩着寸子来踢鞭,鞭硬而短,又没弹性◇,前踢后勾,那比踢花枪在准头上,就难易可知了。余生也晚,只是听诸传闻,未能亲见▲。 跷分文跷、武跷,又叫软跷、硬跷☆,尺寸大小▲,宽窄跷型都有规定○,不能随意更改▽。当年刘赶三唱《探亲家》骑真驴登台▲,而且踩跷◆,他那对跷长度足有五寸,同行跟他开玩笑,说他踩的是婆子跷。按照早年规矩,花旦一定要踩硬跷•,武旦才能踩软跷呢△!文跷耸直■,武跷平斜◇,其中难易可想而知。来到台湾三十多年●,军中剧校倒是培植出不少武旦隽才,坐科时有老师的循循善诱=,都能中规中矩,可是一出科搭班,就我行我素,任便自由。《拾玉镯》的孙玉姣,《青石山》的九尾仙狐都不上跷▪,长此下去,何忍卒言◇。  朱琴心嗓子没有赵、杨来得嘹亮◇,所以他跟陆凤琴、诸茹香☆、律佩芳学了不少花旦戏。既然以花旦应工,自然就得练跷了。半路出家,所下的工夫,比科班学生更为艰苦。他的《荷珠配》=、《采花赶府》、《战宛城》、《翠屏山》一类跷功戏▪,绝不偷懒,必定上跷,他的跷功就这样练出来了▲。有一次青年会总干事周冠卿六十大庆•,朱琴心也打算上跷唱《醉酒》,考验一下自己的跷功。结果凤冠霞帔▼,宫装屣履一扮上,回旋屡舞没法圆转自如▼,等到正式爨演,恐怕一时把握不定▪,仍旧是换穿彩鞋上台,由此可见跷功之不简单了•。  中国文字向来是蕴藉俨雅为世所艳称的•,当年北平的书画名家,每年春末夏初,总要在中山公园举行一次扇面书画展,全部都是扇面,每年都有不少创意之作出现◇。一张扇面一两元钱,最贵也没有超过八块钱的。中国画会会长周肇祥(养庵)给这个画展题名“扬仁雅集▲”,既峭健简古,又贴切清新。现在回想起来,让人觉着中国文字实在太奥颐深秘了。  武旦的跷▽,以九阵风(阎岚秋)…、朱桂芳两位踩得最好,九阵风更为绰约遒健▷。他毕生不穿丝袜、线袜◆,永远是白市布纳底袜子双脸鞋,据他说不让脚趾过分放纵,对踩跷是有帮助的。他有一副铜底锡跟的跷,是他一位在侦缉队做事的把兄弟,送给他一块红毛铜打造的,不但软硬适度,踢踔自如=,而且不滑不涩。凡是吃重的大武戏◁,或是堂会大义务戏=,他必定要用那副跷上戏○,才能得心应手。后来他的胞侄阎世善应上海黄金大舞台的约聘到上海闯天下•,他就把这副跷给世善带去了。上海名票戎伯铭对跷上是下过工夫的,他有一次试过那副跷后说:怪不得阎老九跟范宝亭合演的《竹林计》火烧于洪▲,两人从桌子翻上蹿下,既干净又轻松,不黏滞,不打滑,这副跷可能帮了大忙啦。后来世善才慢慢体会出叔叔平素督功严厉,一丝不苟◁,望子成龙,爱护情深△,也超乎一般叔侄之情了○。  林颦卿每天晚上都是连台本戏-,什么《狸猫换太子》、《孟丽君》◁、《三门街》、《天雨花》等,有时星期白天也唱:单出戏如《杜十娘》•、《阴阳河》,全本《宝莲灯》、《妻党同恶报》,想不到黑白天都能上个七八成座儿。林的嗓子虽然不错,可是尾音有点带沙▲,他的戏做工极为细腻•,跷功柔媚自然。后来尚和玉加入☆,他跟尚的《战宛城》△,“刺婶”一场翻腾扑跌•,闹猛火炽,比北派武功,当时朱杏卿(琴心)还在青年会英文夜校就读•,他若干花旦戏,都经过林的指点□。朱身材修长,总觉得上跷之后,身量显得太高,林告诉他说◇:“京剧里若干花旦戏都踩跷,才能显出柔情绰态▼,绚丽多姿、自己千万不能弯腰缩背•,以示娇小,如此一有顾忌,什么妩媚艳逸的身段,就都表现不出来了。踩跷是一种舞台艺术,跟芭蕾舞的舞鞋△,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朱琴心受了林这段话的影响•,所以后来下海●,凡是跷功戏▷,如《得意缘》、《战宛城》、《阴阳河》▼、《采花赶府》一类戏一律绑跷毫不偷懒,老伶工的敬业精神◁,实在令人佩服。  有一年冬令救济窝窝头会大义务戏,在第一舞台连演两晚,那时候田桂凤已经隐息多年,为了多销红票,见义勇为,重行粉墨登场,跟张彩林、萧长华唱一出《也是斋》(又名《杀皮》)□。那时候田已年近花甲•,眼神◆、手势、跷功●、说白戏谑,细腻传神,面面俱到•,筱翠花、芙蓉草的跷功▽,大杂烩都是一时翘楚●。看了田老这出戏,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只有点头赞赏的份儿了。  有一天琴雪芳贴演新排本戏《描金凤》,前场卢母跟李慧琴唱《黑水国》。名票陶畏初•、何友三、管绍华三位联袂而来▪,全神贯注,一言不发地听戏▽,听完了整出《桑园寄子》,我问他们何以如此入神◇。陶畏初比较爽朗,他说这是奉命听戏•。他们三位正跟老伶人孟小如学这出《寄子》▷。据小如告诉他们说,李老板这出《桑园》的身段非常细腻,特地前来▼“搂叶子”的,焉能不聚精会神地琢磨?我想这件事▷,直到现在卢母自己还不知道呢△!  支忠继○,康胜群-,李英;Ⅱ型糖尿病中胰岛素抵抗与血脂异常的关系[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1999年08期  当年路三宝唱《贵妃醉酒》,演杨玉环就上跷,左右卧鱼,反正叼杯○,不晃不颤柔美多姿。筱翠花唱《醉酒》也上跷,就是跟路三宝学的。要不是跷上下过私工,大杂烩就做不出迂回曼舞蒨艳飞琼的身段来了。朱琴心在下海之前◇,在协和医院充任英文打字员时候△,就加入协和医院票房▲。当时票房角色极为整齐,花脸张稔年=、费简侯,丑角张泽圃、王华甫,老旦陶善庭,旦角赵剑禅、林君甫、杨文雏、朱琴心,须生陶畏初、管绍华•、于景枚,武生王鹤孙。  早年的旦角只分青衣=、花旦两类,青衣以唱念为主•,花旦以说白做打当先◁,后来因为武打扑跌容易弄坏了嗓子,花旦虽然重在念做■,可是总也得唱两句受听才行,于是又分出武旦这一行。凡是跷功好,把子瓷实的归工武旦;擅长做表念白,洵丽涵秀的归工花旦。此后花旦、武旦就慢慢分家了。  羽扇最早的扇子是用鸟类羽毛编缀而成的◇,诸葛武侯羽扇纶巾,运筹帷-。  京剧里有若干特技,例如打出手、勾脸谱、吃火-、喷火、耍牙、踩跷,都是其他国家歌舞剧里没有的,只有踩跷跟芭蕾舞同样用脚尖回旋踢荡,比较近似而已▽。  继筱翠花之后=,小一辈儿花旦跷功好,要属毛世来了。毛世来在富社坐科的时候,正式出台以一出《卖饽饽》走红▼,甚至广和楼听众中,有所谓“饽饽党☆”☆,那就是捧毛集团。毛娇小婀娜,明眸善睐▼,做表入戏传神,萧和庄(长华)常跟萧连芳说●:“毛小五儿开窍得早,浑身是戏,将来可以大成,也能小就☆,你们要好好调教他-。”   荀慧生原名白牡丹▷,跟此间名花脸王福胜是师兄弟,荀在坐科时专工梆子花旦,跟尚小云是一时瑜亮。出科后就到江南一带跑码头,经过南方高明人士指教,改工皮黄=,唱做念打,一律走的是柔媚的路子□。由陈墨香给他编了若干荀派本戏,大受妇女界的欢迎。后来因为身体发胖,研究出一种改良跷,给半路出家票友下海,没有幼功的花旦大开方便之门,用不着三冬两夏踩冰砖、站墙根耗跷练功了◆。京剧跷功艺术能够到现在维系不坠,荀慧生的改良跷实在有莫大影响呢▲!  毛世来两个哥哥庆来◆、盛来都是摔打花脸出身,所以毛世来耳濡目染对武功特别爱好,他跟武旦阎世善一块儿练功耗跷○,决不松懈偷懒。同科师弟小武旦班世超说△:“毛师哥上跷之后,力矫耸肩踏步◆、摇摆趑趄的不良姿势,工夫下得深了▷,不但蹈蹈自如刚健婀娜,一曲《飞飞飞》宛若素蝶穿花,栩栩款款。他得了旦部冠军,是实至名归,要是有人还不服气,那简直是自不量力了。◁”毛世来对前辈师哥们,最佩服的是于师哥连泉,托人代为向小老板先容,极想拜列门墙。不知为了什么缘故●,后来忽然变卦。有人说筱翠花看过毛世来的《小上坟》,认为毛的跷功做表▷,都跟他相差有限☆,只是火候尚未到家,若再掰开揉碎给他一说,自己可就没饭啦○。传言虽未必真,可是毛世来想拜列门墙的夙愿,倒是一点儿也不假!  台湾在光复之初,有人把内地产品华生牌电风扇带来,拂暑生凉…,算是最时髦的炎夏恩物了。可是过不了几年●,大同公司新产品大同电扇问世,物美价廉■、经久耐用不说…,最令人满意的是转动无声○,行销不久,就变成家户必备的拂暑工具◁。  有一年那琴轩在金鱼胡同那家花园过散生日,有个小型堂会▪,由伦贝子(溥伦)担任戏提调,所以戏码不大■,出出精彩。老十三旦侯俊山•,本来已经留起胡子准备收山▪,回老家张垣,吃几天太平饭☆,以娱晚年啦•。谁知伦四爷死说活说,再加上那相的金面,情不可却=,又把新留的胡子剃掉▽,唱了一出《辛安驿》。这出梆子戏,是十三旦老本行■,走矮子▼,蹑矬步▷,惊鸿挺秀▼,清新自然,他能跟着锣鼓点子走,配合得天衣无缝,让台下观众顾盼怡然,丝毫不用替台上提心吊胆,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的一出好戏。  我从小最爱听冷门戏,因为若干几近失传的老戏,偶或在开锣戏里能够发现。例如《神州擂》、《疯僧扫秦》、《五雷阵》等一类老腔老调的戏,全部沦为开锣戏,所以我几乎每场戏都可以听到拔旗吹喇叭。琴雪芳有时没有戏,见我在楼上入座就拉了胡振升到包厢里来聊天。有一天卢母贴的是《斩黄袍》-,虽然刘鸿升的“三斩一碰”走红一时,人人都喜欢唱上一两段,可是坤班敢动这出戏的还不多见。记得那一天卢母勾一字眉,龙衣华衮,唱起来满弓满调。当时坤角有“三芬”,是张喜芬、金桂芬◇、李桂芬,称一时瑜亮◁。可是★“孤王酒醉桃花宫▷”,张、金二人都没动过,只能让卢母一人专美了。  您的书籍会在您确认解约后的3个工作日内在百度阅读平台下线,后台仍可查看,建议您做好相关备份工作▷;  筱翠花唱《醉酒》永远上跷,是老水仙花郭际湘的亲授•,又经过路三宝的指点,他在《醉酒》里有个下腰反叼杯甩袖左右卧鱼身段,锦裳宝带◆,彩屧飘举,半斜半倚,慵妆醉态★,姿势优美柔丽之极,看起来似乎不太难,可是临场腰劲腿劲稍欠平衡,就难免出丑•。就这个身段◆,不知练了若干遍,才敢在台上爨演◇。有一年王承斌在三里河织云公所为母做寿•,中轴有一出筱翠花《醉酒》○,梅兰芳、余叔岩合演《探母回令》。梅很早就进了戏房,为的是看看于老板的《醉酒》,看完之后,梅跟人说○:△“看过于老板的《醉酒》▷,咱们这出戏□,应该挂起来啦。”虽然是梅的谦词,可是足以证明筱翠花的《醉酒》火候分量如何了。  徐碧云在斌庆坐科时是演武旦的△,因为头脑冷慧,开打彪健,极受班主俞振庭的宠爱-。在科时像殷斌奎(小奎官)、计艳芬(小桂花)同科师兄弟们,每天只得两大枚点心钱,而徐碧云可以拿到六大枚◆,比小老板俞步兰、俞华庭还多,算是拔了尖儿啦。徐的《取金陵》饰凤吉公主▷,《青石山》的九尾仙狐△,起打套子特别花俏紧凑,他跟小振庭(孙毓堃)《青石山》关平对刀◇,打得风狂雨骤,金铁交鸣•,锣鼓喧天,戛然而止。他掏翎子亮相,屹立如山,不摇不晃,必定得个满堂好,足证他在跷上下的苦功,是有代价的•。可惜出科组班,蹿红太快…,得意忘形之下•,惹上了桃色纠纷,被警察厅缉获,游街示众之后,递解出境●,以致不能在北平立足,浪迹武汉,狼狈川滇,潦倒以终,真太可惜了●。  我从小就是标准戏迷,从民国初年听小马五《纺棉花》起,一直到抗战初期为止,日常生活大概总离不开戏园子。早年男女分班,除非祝寿彩觞公府酬宾堂会,很难得听到男女合演好戏。肉市广和楼的富连成早年不卖女座;四大名旦各班虽然卖女座,大多是楼上卖堂客,楼下卖官客,听戏也得男女分座呢•!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家里人听戏以坤班为主,小孩也就随同成了坤班小客人啦▽。先是鲜灵芝☆、张小仙的奎德社在文明茶园唱白天,可以说风雨无阻■,天天光顾煤市街的文明茶园。后来鲜灵芝、张筱仙隐息•,又改为城南游艺园听京戏★。那个时候由琴雪芳挑大梁,唱了不久琴雪芳就自行组班,在开明戏院唱白天了。琴雪芳的戏班除了琴雪芳•、秋芳姐妹外,老生就是卢母李桂芬。还有青衣李慧琴,武生梁月楼,后换盖荣萱,花旦金少仙、于紫仙•,小生胡振声,小丑宋凤云,后换一斗丑。这个戏班梁柱齐全◆,在坤班来说够得上硬整二字。  网友给山东省委书记、省长留言获回复 共计119条近期◆,山东省各地针对网友给省委书记、省长的119条留言作出回复☆,留言选登如下: 有话想对山东省委书记、省长说?欢迎来留言 【网民留言】 菏泽市巨野县章缝镇西王庄村的农村灌溉设施已被损毁•,希望出台一些保护措施,国家投入的资金不能就…【详细】全文阅读_大杂烩免费阅读_百度阅读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